长沙星沙华夏医院医疗特设

隔着光阴看一朵水花

时间:2019-06-15 17:31:24

  水沸腾在哪里,水花开得最漂亮?答:饭盒里。铝制的饭盒,放在烧得通红的炉子上。只见那水花,中间大泡形如牛眼,四周小水泡状若鱼目,都在欢快地跳跃,继而,一颗,一颗,畅意迸裂。

  面已经和好了,开始揪面片。拉得长长的,再一条一条放进去,瞬息便熟了。佐以酱油两小勺,葱花少许,便是天底下极可口的美食。美食家贵如蔡澜先生者,恐怕也是极难吃到的吧。

  那一年,在县城的高中补习,饿得嗷嗷叫。一大群人在宿舍里,围着一饭盒揪面皮,疯抢着吃。没吃之前,我趴在宿舍的通铺上,看那沸水,真是极美极美的。那样的沸水花,此后,便再难见到了。好多好东西,都在贫穷的光阴里。

  杨绛说,她小时候很羡慕那些可以躺在床上不断睡觉的人。直到有一天,她便再也不羡慕了。“那天,三姐跟我说,她有一个同学的妈妈,一天到晚躺在床上睡觉,但同学的妈妈很痛苦。因为,她是一个病人。”原来,可以成天躺着的,都是病人啊。

  有一个人,也特别喜欢睡懒觉。但女儿上了高中之后,他就再没赖过床。原因是,女儿上高中之后开始住宿了。他的家离学校不远,每天早上5:30,当学校早操的广播开始的时候,他便起来,在屋子里拾拾掇掇做些事。有时候,一早上干的活,胜过以前一天干过的。他之所以这样做,用他的话说:我要用这种方式陪着女儿。人世的好多懒觉,有的人是不愿睡的。当然了,你让他睡他也睡不着。有时候,是因为疼。有时候,是因为疼爱。

  常听人说不知道如何打发时间,那是因为他太有空了。说这句话的人是黄永玉。他接着来一句:人忙起来,往往什么都顾不上。他在意大利的翡冷翠作画,画到兴起,常常废寝忘食。每天画啊画的,日子过得单调至极,但没有一天是他讨厌的。

  与黄永玉相比,相同的是,一样过着单调的日子;不同的是,我们真把日子过到讨厌了。日子单调不可怕,可怕的是,内心荒凉。

  认识一个叫棹帆的“北漂”小伙子,他真是漂啊,像浮萍。因为,在哪个公司,他都扎不下根来。这个地方待三个月,另一个地方待半年。他说,没意思,每天的日子都在重复,我需要的是激情。每换一个地方,他总是这样解释跳槽的原因。激情在哪里?在喜欢的工作那里!且不要这么说。眼下最当紧的是,在你找到喜欢做的事情之前,先沉下来,找到那颗欢喜的心。

  当官就是好。这是一个朋友的口头禅。后来,朋友真的当了官。他发现,他比原来活得更紧张了。一天到晚紧盯着手机,生怕漏掉大领导的电话。剩余的时间呢,也不闲着,思考着如何与其他的小头目斗争或者周旋。活得真是累啊,是心累,他总是这样感慨。还是以前好。那你就放手别干了,回到从前。我们真心劝他。那哪儿行啊,回是回不去了,这不,手下还有几十号人可以管着嘛!

  这个世界上有的人活得痛苦,有的人是注定要活得痛苦。有的人痛,是没有办法逃离;有的人痛,是只愿回望不愿回去。▲

隔着光阴看一朵水花

在线咨询马上提问 及时回答 电话咨询0731-86396059 QQ咨询实时沟通 方便快捷